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情色笑话  »  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03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03
你个骚逼。歹徒冷笑道。  小娥突然感到下身一紧,接着感到一种木木的疼痛。  歹徒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。  他趁小娥不注意,猛地将四只手指戳进了小娥的私处。  殷红的鲜血顿时染红了歹徒的手指,也染红了小娥的大腿内侧。  小娥的处女膜就是这样丢失的。  但小娥并没有丢掉自己的贞操。  当时,小娥的同伴呻吟声越来越大。而持刀威胁小娥的老大也从裤裆里掏出了自己的东西。  就在这个时候,女厕所外面隐约传来了人声。  正在捣弄小娥同伴的那个歹徒第一个敏锐地听到了厕所外面的异常。他突然停下了疯狂的攻击,竖着耳朵听了几秒。  接着拔出、提裤子、系腰带,一气呵成。然后一把扯住小娥同伴的头发,穷凶极恶的说道:  记住!要是透露半个字,我会把你戳成肉泥!  同伴含着眼泪,一个不停的点头。  而威胁小娥的老大,也提了提自己的裤子,粗大的东西像弹簧一样,奇迹般地钻了肥大的裤子里面。  临跑之前,他对小娥说道:记得保密,否则后果自负。  小娥的同伴第二天就辍学了,第三天就外出打工了。过了几年,同伴珠光宝气地回来了。  有人说她在外面赚了大钱,也有人说她在外面傍了个大款,还有人说她在做小姐。  只有小娥知道其中的原因。  小娥胆战心惊地过了几个月,又自卑自怜地忧郁了几个月,后来慢慢的放下了。  毕竟,我这不算什么**,而且,小娥心想,这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。保住了性命,也没有被歹徒玷污,我有什么好伤心的呢?。  然而小娥怎么也想不到,处女膜的破裂会给自己未来的婚姻带来如此大的隐患,也会给她未来的夫妻生活带来如此大的伤痛。  张胜利算是一个本分的人。他的确很能吃苦。在雾村,他的确是众口皆碑的好人。  无论年幼老少,都羡慕小娥和张胜利两个。在他们眼里,这一对鸳鸯是村里未婚男女的标本,男的壮实,女的漂亮;  男的本分,女的温润。  张胜利包了所有的农活。小娥的工作就是保证张胜利的一日三餐。  张胜利即便是从早忙到晚,挑一天担子,他半夜里照样有精神、有力气一次次地进入小娥的身体。  可是小娥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厌恶。他每次所用的姿势都是一样,那就是让小娥跪在床上,他从后面进入。小娥和他说过几次,希望能让她躺在床上,只要让她躺着,他想怎么弄,她都配合。可是张胜利一声不吭。一到晚上,照样像只发情的野兽,托起她的屁股,蛮横地从后面进去。  小娥绝望地发现,张胜利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泄欲的工具。  小娥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那种委屈、不甘、屈辱,让小娥度日如年,甚至有许多次,小娥都想着一死了之。  直到后来,张胜利慢慢地减少了房事的频率,小娥学会了让他在数分钟之内就一射了之。  可以说这样的结果是皆大欢喜。一个是例行公事,一个是减轻自己的痛苦。  挺好的,小娥暗暗想,不爱我也没有关系,反正我也不爱你。我是你名义上的妻子,你也不过是我名义上的丈夫。你想在外面乱搞,我也绝不会过问你,也不会吃你的醋。  自从张胜利外出打工之后,小娥越来越快乐,越来越开心。她觉得阳光更暖了,天空更蓝了,就连小鸟的叫声都更加欢快了。清晨起来,看到青草带露水;中午小憩,猫儿陪她打呼噜;黄昏出门散步,晚风轻抚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,飘逸、悠然。  小娥觉得自己就像遗落人间的天使。  可是好景不长,可怜的小娥又陷入到无尽的烦恼之中。  雾村村长张解放今年刚过四十岁。张解放当村长当了十几年,他的工作就是贯彻执行当和国家的方针政策,尤其是计划生育。经过他手的妇女已经不计其数,他早已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。  谁家媳妇怀上了孩子,几个月了,第几胎了,他都了如指掌。因为他的老婆,一个62岁的老太婆,唯一的爱好就是打听这些事。  一到晚上,老太婆一边给村长暖着被窝,一边絮絮叨叨地给自己的老公说着。  王家媳妇有怀上了!那就是个怂罐子!去年11月生了一个,这才不到一年!老头子,这个消息真真儿的,我今天早上见到她了,小肚子鼓鼓的!至少三个月了吧。你说说看,这些不要脸的女人,日弄日弄就能怀上孩子!唉,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哟!  老太婆又开始了唠叨开她那重复了上万遍的话。  村长张解放一直没有孩子。那个瘦巴巴的老太婆并不清楚怀不上孩子的真正原因。张解放年轻的时候再外面闯荡,他唯一的爱好就是逛窑子。俗话说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。逛来逛去,张解放不知什么时候染上了花柳病,起初的时候浑身奇痒,后来下身开始溃烂化脓。最严重的时候,他就像死人一样躺在简陋的工地帐篷里,靠工友给他一日三餐,勉强熬着日子。他以为自己要死了,好在后来遇到一个好心人,垫钱给他,让他去医院住院治疗。  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,每天打点滴,病总算是治好了。但医生最后告诉了他一个不幸的消息:  我说老张,你的附睾已经硬化了。  医生,你什么意思?  你的精子质量可能不行了。  你他妈的能不能说清楚一些?老张有些气急败坏。  也就是说,你的精子活力不够,大多数都是死精。你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了。医生说完就出门走了,留下一脸茫然的张解放,无助地坐在病床上。  张解放的老婆毫不知情。她总以为是自己的问题。她总觉得自己亏欠老公,曾有好多次,她到处打问哪里有借腹生子的买卖,最后打听到了一个,是云村的一个寡妇。她偷偷塞给寡妇一千块钱,然后就悄悄地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家里。  老嫂子,这能行吗?我害怕。寡妇有些犹豫。  怎么就不成?只是让你帮我们生个娃儿,又不是让你做我家的小媳妇,你怕啥?咱说好了,就这个月,你每天晚上等天黑来我家,早上天未亮你就回家去,要是路上碰到人,你就说走亲戚去了。神不知鬼不觉!我这段时间给我家老张吃好一些,补补他的身体!你别看他上了点年纪,可是在床上,不比年轻小伙子差劲!  老嫂子,你说什么呢,人家不是那个意思……年轻的寡妇红着脸说道。  哼!跟我就别装大姑娘了,都是过来人!告诉嫂子,多久没和男人那个了?  寡妇红着脸,扭捏不已地说道:两三年了……  村长老婆追问:实话告诉嫂子,你想不想男人?  寡妇害羞地回头望了望门外,生怕有人偷听她们的谈话。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。  那就对了!这事儿,我看能成!一来你可以赚不少钱,而且还能睡睡男人;二来呢,我们也有了后人。放心吧,我家男人是村长,不会亏待你的。  村长老婆用手狠狠的捏了一把寡妇的大屁股,凑进寡妇的耳朵,神秘地眨了眨眼睛:  而且我给你说哦,我家男人的那儿可不是蜡枪,不小的!今晚上你就知道了,你就偷着乐吧你!说完,村长老婆又使劲地拍了一下寡妇的大屁股。  村长老婆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,但不知道怎的,她感到有些难过。  刚刚在捏寡妇屁股的时候,她感到了饱满和弹性。  而自己的屁股呢?  早已经变松变软了。  记得当年20岁的她最喜欢背对着自己的老公脱裤子,因为她知道自己滚圆的屁股能让自己的老公在顷刻间变得百依百顺。她让老公爬下,老公不敢跪着;她让老公学狗叫,老公不敢学鸡鸣。这是每天晚上最让她感到骄傲和充实的游戏。当她看到自己的老公跪在自己的面前,颤抖着双手搓揉着自己照样富有弹性的大屁股,然后又伸出舌头顺着自己的大腿一路舔上去,那副既可怜又可爱的样子让她感到作为一名女人的优势。  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,她的面容不再光滑如玉;她的身体不再凹凸有致,她的胸脯不再坚挺如初,她的屁股不再震荡如乳。  随着岁月的流逝,村长在面对一丝不挂的自己时,不再是个低贱的奴隶。他从当初的百依百顺变成了现在的暴虐王者。几个月才能盼来和老公温存一次,而且这难得的一次都是她手口并用,埋在丈夫的胯间折腾半个多小时。有那么几次,正当她含着老公那绵软的物事吞吐不已、口水淋漓的时候,村长的鼾声居然响了起来。  唉。岁月不饶人,人总会变老。她也就认了。好在老公只要硬起来,总是能让她体验到野兽般的疯狂。那如同雨点一般的冲撞,让她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释放出酣畅淋漓的火热。这也算她苦等之后的奖赏吧。  村长老婆一边想,一边布置起了房间的大床。今天晚上云村的寡妇要来,她还没有给村长说过。不过村长老婆几乎有完全的把握,确信这事一定能成。毕竟村长也和自己一样,盼星星,盼月亮,不就是想要一个大胖小子吗?  如今她终于找来了愿意给他们生个孩子的寡妇,也给了寡妇半年的积蓄作为报酬。寡妇这边是没问题了,老公这边问题也不大。  村长老婆唯一担心的是她的老公会像他们两个一样,就算怎么抚摸、含弄、挑拨,胯间的那话儿丝毫没有半点的起色。倘若到时候真的无法和寡妇那个,那么她也就认命了。  就当老天爷对他们的惩罚吧。天意如此,人力何为?  人的命,天注定,胡思乱想没有用。  村长老婆对这句话是深信不疑的,从嫁给村长的黄花姑娘到现在一身赘肉的中年妇女,她的心儿从骄傲充实变得寂寞空虚,她知道这不是村长的错,也不是自己的错。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。  对了,应该把我们新婚时的嫁妆拿出来,床铺都太陈旧了,万一事情不顺利,岂不是影响老公的心情。她想到,尽量让房间温馨一些。对了,院中花园的茉莉花开了,每次我闻到茉莉花的香味,总是忍不住身体发烫,耳朵发烧。不知道云村那寡妇是不是和我一样?  村长老婆赶紧跑到院子里,摘下一束茉莉花,揉碎了,偷偷地撒在床单底下。  寡妇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一览无余。  果然是蕾丝边的内裤,遮羞的那道白丝布只有数厘米宽。两边钻出了两丛浓密的黑草。村长咽了咽唾沫。  因为村长发现,寡妇的**,早已泛滥成灾,湿了一大片。就连黑草上,都沾着亮晶晶的**。